20180318靈修小品

「我們不夠好」之所以是好消息,原因正在於此。然而恩典也有其艱難之處,所以有些人拒絕接受。其他的世界宗教或世界觀,是在天國與塵世之間搭上梯子,讓人慢慢爬上去;但真正的基督信仰,唯有匍匐前進才能獲得。我們必須低下身來、必須謙卑自己,但我可以向你保證:喜樂不是在高處,而是在低處。

聖經的弔詭之處在於,它一方面讓我們知道自己比想像中更罪惡,另一方面也告訴我們自己比想像中更受愛護。很多人因為想不通恩典是怎麼一回事,所以乾脆告訴自己「我沒問題」、「我做得到」、「我夠好了」。我太瞭解這種思考方式了,因為我很多年來都是這樣想的。可是,我們的心其實也不喜歡這套說詞,因為大家也知道「夠不夠好」是個相對的問題,與人比較的想法只會不斷點出自己的缺陷,即使指責別人犯錯,到頭來也會發現自己沒好到哪裡去。大家時而譴責種族屠殺、殺人、通姦等等是罪惡,但提出譴責既是訴諸某種標準,而這個標準其實我們也未必達得到。

所以,就別再比較了吧!也別再想拼命站上道德高位,好讓自己高人一等、輕視別人。我們該做的事:好好想想自己得到了什麼本來不可能得到的東西,別再試著當個完人,因為神在尋找的不是完人,而是願意承認自己的需要,並將自己交託給救主的人。聖經給我們最大的啟示,就是不管你有多糟,只要你愛神,祂就能用你、也會用你。

第六章 宗教是人向神討東西的工具/追隨耶穌能讓人得到神

我的成長過程中,只有母子兩個人。我有兩個姊姊,但她們歸我爸帶,我歸我媽帶。夫妻離婚之後,兒女的監護權多半都是這樣:平常各由一方照顧,周末再去另一方家玩玩。老實說,我那時沒多想什麼,小孩子不會覺得自己的生活有什麼「不正常」。單親家庭對我來說沒什麼奇怪,我所成長的塔科馬(Tacoma)更是如此,我們的鄰居多半也是單親家庭,雙親家庭反而很少。

回頭想想,我不想改變自己的成長過程,因為我之所以會是現在這個樣子,也是因為有那些成長經驗,我很感謝它們塑造了現在的我。現在,我爸媽住得很近,只有幾喱遠,一家人也處得很好。我很喜歡爸爸、媽媽,還有我兩個姊姊。但當然,在我漸漸懂事後,還是發生過一些問題。

在我十一歲的時候,一個姊姊搬來跟我和媽媽一起住。由於我媽媽精神狀況不好、身體也有問題,我們沒什麼錢,房子是廉價住宅,只有兩間小臥室。姐姐要搬過來住,其實我們的空間、金錢都十分吃緊,但還是得想出辦法來。因為姊姊年紀比較大、又是女生,所以我媽讓她自己住一間,畢竟我姊當時剛上中學,讓她跟弟弟共用一個房間實在有點委屈。雖然我們是姊弟,但在此之前從沒有一起住過,所以對我們來說,這其實是個挺大的改變。

我現在可以瞭解媽媽當時的想法了:她想讓姊姊覺得自在、受歡迎,就像待在爸爸家一樣,不致感到拘束。但因為家裡實在沒什麼空間,所以我得把床墊搬到走廊,接下來幾年就用那當「房間」。嚴格來說我也不算太可憐,畢竟有吃有穿,還有床墊可以睡。不過我當時可不這麼想,好幾次我向神祈禱:「主啊,祢跑到哪裡去呢?如果祢真的愛我,為什麼還讓我過這種生活?我朋友個個都住好房子了,要什麼有什麼,我怎麼偏偏得睡在走廊?」

本文摘自傑弗森˙貝斯齊所著『耶穌比宗教大』啟示出版社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