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11靈修小品

對我這種學生來說,這種計分分數太棒了。我一向不會考試,知道這門課是這樣計算之後,我不再努力讀書、祈禱自己會考好,反而祈禱沒有人會得高分,這樣大家的成績就不會太差。既然成績不是這絕對標準打的,那只要不差人太多就是好成績。大家就老實承認吧:我們也以為神是這樣為人類計分的,不是嗎?我們把祂當成皺著眉頭、拿著放大鏡的教授,以等比曲線為我們的行為打分數。就統計上來說,如果老師是依等比曲線給分,成績分佈就會像典型的鐘形曲線:高分和當掉的人都很少,大部分人的分數都不會差太多。很多人也是這樣看人性的:金恩博士和甘地得A,絕大多數的人成績平平,希特勒和史達林當掉。

我們常看著社會中的偉人說:「啊,這只有少數人才做得到。」然後再回頭來看著史上的大奸大惡之人說:「我可沒他們那麼壞,所以我一定能上天堂。」但實際上,神不是依曲線給分,而是依十字架給分。想靠著好好做人進天堂,不啻是想從加州直接跳到夏威夷:有些人還沒跳到就滑倒了,有些人跳了三呎,有些人跳了十呎,但沒人能靠近夏威夷――想這樣做的人根本是白癡。

如果你也這樣看待神,我可以理解,畢竟我生命裡有十九年也是這樣想的。在我記憶裡,我一直算是好孩子,爸媽、老師、教練都這樣說。上中學之後,我也沒做什麼「壞」事―誰會苛責一個中學生成天看色情刊物、偶而大發脾氣呢?就算被退學好了,也不算窮凶惡極。更何況我做這些是有成堆的藉口好用――我爸沒好好教我怎麼做人、我做的事大家也都在做……等等。總之,我基本上算是「好人」,我沒有殺人,對長輩也算有禮貌。

我靠著外在表現和別人的讚許來型塑自己的價值、身分認同與人生目標,我犧牲自己的人生好讓別人認為我是好人。誰在乎我的真面目呢?反正只要他們覺得我是好人,我也不多想什麼了。我很好奇有多少人跟我一樣,只要別人認為我們是好人,就根本不在乎自己的人生實際上是什麼樣子。外在名聲比內在轉化重要得多。

我中學時的棒球教練是位虔誠的基督徒,有一次練習完他跟我聊天,問了我一個讓我十分不安的問題。他說我們人類太關心外在表現,但神在意的卻是內在。講完之後他問我:「傑夫,如果再你腦子裡裝個攝影機,播放的不是一個小時,而是一個月、甚至你一生的念頭,我們又會看到什麼呢?」

在那當下我覺得狼狽無比,像是做了壞事被活逮一樣。如果有人看到我的種種念頭,我大概再也沒臉見人。可是神看得到我們的內在,而且每個念頭都看得清清楚楚。不過祂是邊看邊說:「看來我得去救救傑夫。」臉上還帶著一抹微笑。我的心大受震撼,突然明白:努力證明自己夠好,其實會讓我離天堂越來越遠。「恩典經濟學」對大多數人來說都像是謬論――認為自己夠格的人會失敗,承認自己不行的人反而成功。在這種經濟學裡,並不存在「鐘形曲線」。

本文摘自傑弗森˙貝斯齊所著『耶穌比宗教大』啟示出版社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