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7靈修小品

如果神的家庭跟其他地方一樣,會分裂、甚至猶有過之,那麼又怎麼可能想加入我們的行列呢?有些時候,我們怎麼討論問題,就跟我們為什麼討論這些問題一樣重要。

宗教的攻擊名單

可惜的是,宗教製造敵人的能力是出了名的。女性?同志?穆斯林?咱們都把他們變成敵人吧!沒錯,我知道不該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也知道宗教並非成天在做這種事。可是從歷史的角度來說,很清楚的是:宗教製造敵人的的原因,多半是因為人以為能靠自己的義與神同在。

即使是史達林、希特勒那種無信仰者,也是依照這種邏輯行事,他們自以為是、覺得自己道德高人一等,就是這種思維讓他們犯下彌天大罪。人一旦開始這樣想,就很容易以為自己是靠著努力站在神的一方、站在善的一方,同時把不按自己方式過活的人妖魔化。

別以為這是什麼陳年舊事,只要打開電視看看新聞,就會知道基督徒的敵人是什麼樣子,宗教人士和真心熱愛福音的人之間最大的不同,就是宗教人士把某「人」視為敵人,追隨耶穌的人將「罪」視為敵人。

據我所知,我是最糟的敵人。除我以外,沒人能令我悲傷、痛苦、頭疼。聖經從來不曾叫我對抗和我不同信仰的人,倒是常提醒我要跟自己的罪及內在缺陷對抗,因為正是這些東西讓我遠離耶穌。

還有一個不同之處在於:宗教人士認為製造問題的是「他們」,追隨耶穌的人則認為製造問題的是「我們」。當耶穌要第一批門徒愛自己的敵人時,並沒有加上但書說:「只要他們言行舉止都像你們,就愛你們的敵人。」愛敵人意味著愛「他們」、愛自己不同的人。馬丁•路德•金恩(Martin Luther Kung)明明是依基督徒基本原則而行,卻被一些視為激進分子,這實在是令人難過的事。聖經從未要我們為政黨而戰,也從未要我們為在公立學校祈禱而戰。事實上,基督教在歷史上最受迫害、最受政府打壓時期,正好也就是它發展最快時期。

我永遠記得自己想通這點那一刻。當時我跟我媽在一家物美價廉的小館子吃中飯。開始吃東西時,我突然覺得有點不安:我現在是基督徒了,但我媽卻是個公開出櫃的同志。照「道理」說,我不是該恨她嗎?不是該跟她「斷絕來往」嗎?她難道不知道,同性戀不可能承繼上帝之國嗎?

不過,我決定傾聽一下她的心聲,畢竟她是我媽啊!就在那時,我聽她娓娓道來悶在心裡多年的想法、感觸與心情,聽她說某些宗教團體多傷害她。這些粗暴的行為都是一些所謂的「基督徒」做的,他們願意接納犯下其他社會默許的罪惡的人,給他們恩典、給他們救贖,卻獨獨排擠我媽。令我難過的是,我知道她說的都是真的,因為我也親眼看過這些事。

我聽說過多少次,有些教會領袖前一晚還在看黃色書刊,第二天就振振有詞地譴責同性戀是罪?有多少耽溺口腹之慾的胖牧師,信誓旦旦地說同性戀會下地獄?又有多少小組帶領人自己離了四次婚,卻義正辭嚴地指責同性戀犯了大錯?我常常覺得奇怪:為什麼聖經談離婚的次數明明比同性戀多,可是教會很少譴責離婚,卻一直挑同性戀窮追猛打?大家對同志議題異常敏感,動輒予以譴責,可是你有看過同志團體譴責大眾過於貪吃,在肯德基或吃到飽店外舉牌抗議嗎?沒有。

本文摘自傑弗森˙貝斯齊所著『耶穌比宗教大』啟示出版社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