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31靈修小品

第四章 宗教製造敵人/耶穌帶來友誼

有天傍晚我照舊跟朋友一起去打街頭保齡球,沒想到單純的娛樂變了調。我們一群人剛進了常去的巷子、擺好保齡球瓶,馬上發現有另一夥人。他們是新成立的中學的學生,在轉去新學校之前,他們還跟我們同校過兩年。但因為某些原因,他們轉校之後成了鎮上的新勢力,我們也越來越看彼此不順眼。

巷子裡突然充滿緊張氣氛。那時橄欖球季才剛結束,而在球季之中,我們之間摩擦不斷,以遠遠超出「友好競爭」的範圍。他們不喜歡我們,我們也不喜歡他們。我們很狠的互瞪,但雙方都不想生事。

我們玩完要離開時,他們其中一個女生拿了張字條給我,上面寫著他們多厭惡我們這群人。中學生血氣方剛,看完之後我們覺得忍無可忍,絕不能善罷甘休。於是,我們跟他們說幾小時後公園見,大家堂堂正正地把事情做個了結,他們也同意了。

我們知道我們這邊很多人抱著看好戲的心態,等著看兩所學校撕破臉,所以找了不少人「共襄盛舉」。但我們不知道的是,對方那群人也做了一模一樣的事。罪後雙方浩浩蕩蕩到了公園,合計至少有一百五十人。我們開始相互叫罵,也越走越近,一場鬥毆似乎不可避免。但就在那時,我們聽到了警車聲,大家開始亂成一團,四處逃竄,盡可能遠離這個是非之地。

那是我這輩子腎上腺素併發最多的一次。我一開始很氣事情就這樣不了了之,但後來卻不得不信那陣警車聲是神的恩賜,因為我們第二天才聽說,當時有個流氓帶了槍去那裏。

要是警方沒適時出現,那群架絕不可能善了,更何況有人帶了把槍,誰知道狀況會變得多嚴重?我也不禁開始想:我們為什麼要去那裏呢?我們根那群人一、兩年前不還是朋友,彼此有說有笑的嗎?我們為什麼讓自己陷入那處境呢?

我們都學會了製造敵人,也都學會了捍衛自己、把自己放在別人之上,隨時隨地都想找機會跟別人鬥上一場。打從出生開始,打從出生開始,「我們」便學著如何與「他們」對抗。例如升上高年級之後,就應該瞧不起低年級的菜鳥;身為投手,要是對方打擊者態度輕浮,就該狠狠賞他一記觸身球。
黑人對上白人;保守派對上自由派;
富豪對上窮人;共和黨對上民主黨;
美國對上交戰國;洋基隊對上紅襪隊(要是你親自看過他們的球賽,就會知道兩隊競爭非同小可。球賽之後常常出事,紐約和波士頓雙方都應該負責)。

這種彼此競爭、敵對的心態出現的相當早,早到我們很少會發現,我們很喜歡擊垮別人,因為這能帶來道德優越感,讓我們覺得自己是個有道德的人。

就敞開來說吧!有些時後,基督徒的這種態度還更加明顯――我們的教會比街頭基要派好、我們的禮拜方式比之前的教會更好……

加爾文派對上亞米念派;
互補論(Complementarians)對上平等論(egalitarians);
靈恩派(Charismatics)對上終止論(cessationists);
天主教對上新教。

對立雙方各執一詞、互不相讓,好像這些問題真的那麼重要,重要到外面奄奄一息的世界會很在乎似的。我的意思不是說要澄清差異毫無必要,但在〈約翰福音〉〈若望福音〉裡,耶穌祈禱我們能「合而為一」,合而為一的唯一途徑,正是好好討論彼此見解不同的議題,不要留於情緒或謾罵。

如果神的家庭跟其他地方一樣,會分裂、甚至猶有過之,那麼又怎麼可能想加入我們的行列呢?有些時候,我們怎麼討論問題,就跟我們為什麼討論這些問題一樣重要。

本文摘自傑弗森˙貝斯齊所著『耶穌比宗教大』啟示出版社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