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03靈修小品

我上大一時,學校很鼓勵新鮮人參加查經班。因為宿舍裡每個人都參加了,所以我覺得自己也該順應潮流免得被說「不合群」。

 

祈禱了嗎?有!
定期參加查經班了嗎?有!
背好〈約翰福音〉三章十六節了嗎?有!
有十字架或魚的項鍊或手鐲嗎?有!
由衷熱愛、追求、享受耶穌勝過一切?呃,好像沒有。

 

我記得特別有天晚上,查經班結束可能還不到15分鐘,我就跟幾個朋友到海灘抽煙了。我的良心開始譴責自己虛偽,但我努力忽視它的聲音。不過,我也發現我不是唯一的偽君子。在一所很保守的基督教大學過新鮮人生活,要發現偽君子實在太容易了。物以類聚不是嗎?我們棒球隊練習完都會祈禱沒錯,但沒過幾個小時,大多數人都會喝到擠在廁所狂吐;到了禮拜天,大多數時間我們都會坐一起抽煙,商量下一個禮拜還要不要上教堂。但即使如此,我們大家還是理所當然地認為認為自己基督徒。畢竟你變成偽君子之後,你才不會停下來認真想想事情好像不對勁。大學四年,偽君子讓人對教會敬而遠之的事我見多了。布仁南•曼寧(Brennan Manning)寫過一句很有名的話:「今日世界造成無神論的最大原因就是基督徒,他們言必稱耶穌,為人處世卻一點也不像他。」在美國,每個人都會說自己是基督徒,但這根本是空口說白話。在美國當「基督徒」跟在中東地區當基督徒大不相同,美國可沒有人會因為說自己愛耶穌,就被砍頭或被石頭砸死。有時我不禁會想:如果美國真的發生迫害基督徒的事,能讓我們發現什麼呢?迫害就像烈火一樣,能去蕪存菁,燒去軟弱的糟粕朽木,精煉堅強的銀子和黃金。

偽君子被問到尖銳的問題時,往往立刻變得防衛心很強,把話題轉到過去的一些決定,迴避自己現在問題。這種情況屢試不爽,每次想到都令我心驚。

我真正追隨耶穌之後,在棒球隊又交了一個朋友,他全身都是宗教符號,脖子上也戴個十字架。每當球隊在車上聊到深一點的心靈問題時,他總是第一個發表意見。不過,他也是全隊最熱中派對的人,總是迫不及待地跟人說他週末睡了幾個女生,前晚又喝得多誇張。我有一次客客氣氣地找了一個問題:「老兄,我有點好奇耶穌該怎麼融入你的生活,你真覺得耶穌跟你的生活不相斥嗎?」

結果他馬上跟我說他都有趣教會,而且很小就舉手接受了「拯救」。

在人生其他領域,我們不會拿過去的善行來正當化現在的惡行。拿婚姻來說好了,如果一個丈夫騙了他太太被發現了,我想他應該不敢振振有詞地說:「我們十年前就結婚了啊!所以我現在當然什麼都能做。我老早就許下諾言了,不是嗎?當年願意許下諾言就代表我是好丈夫!」

如果婚姻和人生其他領域不能如此的話,我們又怎能這樣對待耶穌呢?

要是把這種對待神的方式拿來對待另一半或朋友,會是什麼樣子呢?那就是說:你把十分之一的錢交給他們,禮拜天跟他們多聊一點,跟大家說你們在交往或結婚了,可是其他日子卻胡作非為。你覺得這樣對你們關係有幫助嗎?你覺得一週裡只要為朋友、伴侶做幾件好事,其他天就可以不理他們、愛跟誰上床就跟誰上床,還到處謊稱你對他們很好嗎?當然不行!可是,我們卻常用這種方式對待神,而且竟然覺得這樣神也會滿意。

本文摘自傑弗森˙貝斯齊所著『耶穌比宗教大』啟示出版社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