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19靈修小品

我們向神獻上所謂良好的基督徒言行,卻忽略了更重要的正義與仁慈。我們全力立法規範同志社群該怎麼過活,卻沒帶給他們恩典、仁慈與尊重。
我們成天在談十一奉獻,但隔壁的單親媽媽卻連房租都付不出來。
我們每天嚴守靜默,卻幾乎沒有與耶穌好好對話。我們不罵髒話,但也沒為附近無家可歸的遊民祈禱。
這全是基本教義派會作的事!事實上,這根本就是基督宗教的恐怖扭曲。死守這些規則的人沒有喜樂,也無法吸引任何人走向耶穌。

讓我們想起高中常玩的把戲。那時我很討厭繫安全帶(別擔心,我現在都會繫安全帶),也因此吃了不少罰單,後來我只要看到路上有警察,就馬上把安全帶拉過胸前,但根本沒扣上,就這樣拉著做做樣子,等警察過了就鬆開。可是有一天我突然想到:我「繫」安全帶的目的好像只是不想被抓,但這項措施,原本是為了保護我的生命啊!而且如果我一開始就繫好安全帶,後來也根本不用鬼鬼祟祟地拉著它――這還比繫安全帶更麻煩呢!簡而言之,我為了安全的表象而犧牲了真正的安全――而且還更費力!基本教義派的本質就是如此:奉行規則只是為了省麻煩,根本沒把規則當成獲得親密與喜樂的工具。我們以為只要多參加團契活動,就能與神建立關係,成天汲汲營營於與救贖無關的事,甚至來擔起更多擔子。可是,我們幹嘛這樣做呢?基督徒文化只要離開耶穌,就會走味變樣。沒有耶穌,基督宗教不過是古怪儀式、末節瑣事和陳腔濫調的大集合。

扭曲的基督教一點用也沒有,因為它既不是神想要的,也不是神所喜悅的。讀遍福音書,你會發現裡頭的神喜歡慶祝、愛辦筵席,有時候還會命令人辦筵席。「命令人」辦筵席似乎有律法主義的味道,可是你想想看,既然我們要用律法的方式來處理一些事,何不用律法來找點樂子呢?畢竟進入永生之後,每天都像是在參加婚宴,我們會一起取樂,天天慶祝、直到永遠。所以我每次碰到基要派在街頭義憤填膺的講道時,總會忍不住偷笑,因為我不禁會想:這些正經八百的人進入了天堂,看到別人天天歡樂,會多不自在啊?

我有一次聽達拉斯(Dallas)的知名牧師馬特•錢德勒(Matt Chandler)講道,他把宗教跟失敗的婚姻做比較,要大家想像自己將心愛的人結婚,所以去跟一對已婚夫婦徵詢婚姻之道。結果你去了他們家、也問了婚姻的事,但那位丈夫告訴你說:「哈,結婚實在糟透了。她煮的菜超爛,我好多年前就已經不愛她了,可是我們又不想離婚,所以就湊合著繼續在一起。」你認為我和艾莉莎聽他這樣講之後,心裡難道會想:哇!好像很棒!我真想要有這樣的婚姻!――當然不可能。

跟神的關係也是一樣,要是大家做某些事只是出於義務,而非出於對造物主的真心喜悅,那神的名也不會因此獲得榮耀。我之所以認為在街頭講得慷慨激昂的人其實不是為神發言,原因正在於此:天堂不是為畏懼地獄的人設的,而是為熱愛耶穌的人設的。天堂之所以充滿喜樂、生命與祝福,都是因為我們將與耶穌同在。

本文摘自傑弗森˙貝斯齊所著『耶穌比宗教大』啟示出版社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