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9靈修小品

知名德國神學家迪特里希•潘霍華(DietrichBonhoeoffer )也曾提出「無宗教的基督宗教」(religionless Christianity)的概念。一九四四年,當他因企圖顛覆納粹政權而入獄時,曾寫到:「我們正走向全然無宗教的的時代,那時的人會像現在的人一樣,無法在具有宗教之情。即使是自認具有宗教情懷的人,實際上也無法奉行宗教,他們說的『宗教情懷』,其實是跟『宗教情懷』很不一樣的東西。」

潘霍華知道「宗教情懷」一詞已經走味,所以他努力捍衛一個全新的東西。事實上,他也發現將宗教和耶穌做個對比相當有幫助。

我喜歡真正意義的「宗教」,在某些期況下這個詞也有幫助,但我也發現,「宗教」很容易讓人把注意放在個人成就上,這是今日的重大問題。在這個後現代社會中,宗教活動被等同於「我們為神做了什麼」,而相反地,基督宗教卻是關於「神為我們做了什麼」,後者要將焦點從個人行為轉到耶穌身上。

當你把耶穌與依他而設的宗教分開,你的重點將重新回到耶穌、而非基督宗教的規則。當人追尋、探究、試著認識上帝之子時,他們便是在追尋具顯為人的真理,他們也終將找到他。

每當我用這種方式與人交談時,總會發生奇妙的變化。很多人並不想談宗教,但談談耶穌似乎沒有什麼關係。而在談談耶穌之後,我們往往能產生交集,然後就能繼續談下去了。

耶穌到底說了什麼?
耶穌到底做了什麼?

真相常常令我朋友大吃一驚,因為聖經理的耶穌,比我們認識的更激進、更具顛覆性。我寫那首詩的原因正在於此,我想把這些發現寫成一首詩,讓更多大學生能聽到、能記得,第二天能陪著他們去上課,也讓我們能繼續探究耶穌。宗教討論離我們太遠,而且似乎更關心神學家們怎麼說,而非耶穌實際上做了什麼,更嚴苛點說,他們根本創造了一個麻木不仁的耶穌。把談話重點從宗教改成耶穌,能讓人好好面對祂以及祂所賜的恩典。這樣做能讓他們直接面對祂的恩典,不再繼續視而不見。

證據就是:當我問朋友怎麼看耶穌時,他們常回答說「他是個不錯的人」,或是「他的道德教誨不錯,可是他不是神」。

可惜的是,後面這句話實在矛盾又有欠思考。你想想看:如果耶穌說祂是神,說祂能赦罪、治病,那祂要不是真的做了那些事,就是祂撒了瞞天大謊;要嘛祂如自己所說真的是神,要嘛祂就是兩千年來欺騙了幾十億人。要是祂是後者,那祂根本不可能是個好道德教師,相反地,祂根本是世上最可惡的人。簡單來說,祂要嘛是神,要嘛是史上最壞人之一。在我跟別人談時,之所以要把焦點從「我們為神做了什麼」轉到「耶穌為我們做了什麼」,原因正在於此,因為這樣一來,我們才能好好看耶穌。我們當然能玄思冥想到腦子燒掉,也能細細思索「神」這個字該如何定義。可是,一旦你換個角度切入,去探索、細究兩千年前的那位那撒勒(納匝肋)人,你一定能有所獲得,一定會見到祂真正的樣貌、看到祂做了什麼,也會明瞭自己該如何回應。

請注意:當你追尋真理時,很可能會遇上耶穌。

本文摘自傑弗森˙貝斯齊所著『耶穌比宗教大』啟示出版社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