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2靈修小品

律法只是先讓我們認識一下耶穌。你一旦發現舊約裡都是耶穌的意義與表徵,一定會驚訝不已。殺羊作犧牲似乎有點怪、甚至有點噁心,但如果你知道背後的道理,一定會恍然大悟。神之所以要人獻祭,其實是要人知道罪惡會帶來死亡,只要有罪惡存在,就一定會有人死。神為以色列人設下的命令與要求,最後都像箭頭一般指向了耶穌。神要以色列人獻上羔羊贖罪,其實是要說:「你們死後會有幾個人來到世間,你們獻上的羔羊,其實只是犧牲與寬恕的象徵,但那個人卻真的能帶走你們的罪,永遠潔淨你們。」

神設立律法的目的,就是要別人別錯過耶穌;之所以要讓以色列人有祭司,就要告訴他們人與神之間要有某種中介――但真正的中介是耶穌。同樣地,神要大祭司每年進至聖所一次,在那獻上祭牲,在施恩座(贖罪蓋)上灑寫七次(施恩座之下,即放有十誡的約櫃),也是要告訴人們:由於祂的憐憫,耶穌的血將為我們蓋上律法的要求。耶穌是舊約律法的終極實現。

也是因為如此,羅馬人剛開始以為基督徒是無神論者。他們問:「你們的聖殿在哪?」基督徒說他們沒有有形的聖殿,但耶穌就是他們的聖殿;羅馬人又問:「好吧,那你們的祭司是誰?」基督徒說他們在世間沒有祭司,耶穌則是他們在天上的至高祭司;羅馬人最後只好再問:「你們獻上神麼做犧牲?」基督徒說他們不用獻祭,因為只要耶穌獻上一次犧牲就足夠了。

耶穌說:「我不是來廢除,而是來成全。」真義在此。這項真理讓人脫離死亡,讓人為的宗教成為與耶穌及其身體活潑的關係。

背後的意義

每天回到宿舍之後,如果有人想跟我聊聊,卻不想談到宗教,我會試著把這樣的想法說給他們聽。我知道如果想談耶穌,彼此得有起碼的共識才能進一步談,所以我常這樣開頭:「我有討厭宗教,真的挺反感的。因為當耶穌高喊『成了』的時候,我相信祂不是開玩笑的。」我寫了那首詩也引起廣大迴響之後,也開始常常需要跟人家釐清:沒錯,我是討厭宗教,但我並不討厭教會。
我並不討厭誡命、傳統或律法。
我也並不討厭組織或機構。
可是,要是有哪些人說道德、善行是與神建立關係的方式,那我的確討厭這種說法。依我對「宗教」的定義,我之所以懷疑、甚至討厭宗教,原因正在於:如果我們能因「表現良好」而接近神,那根本是對著耶穌的臉吐口水。這種說法是在羞辱祂,為這等於說祂的犧牲還不夠、甚至是沒有必要的。

我最大的嗜好之一是閱讀,我很喜歡看書。艾莉莎常開玩笑說書是我的「情人」,我覺得得她說的一點都沒錯。我一直很愛看書,當年因為我在宿舍裡擺了太多書,佔了人家的空間,我跟室友還去買了張雙層床,好騰出更多空間放我的書。我不知道承認哪項事實聽起來更遜:是承認我的最大愛好之一是看書,還是承認我到了二十三歲還在睡雙層床?

總之,我發現不少頗具神學家風格的人隱約也有這種想法,像約翰•歐文(John Owen)、提姆•凱勒(TimKeller)、奧斯沃德•章伯斯(Oswald Chambers)、陶恕(A.W.Tozer),他們都被視為教會的巨人。

本文摘自傑弗森˙貝斯齊所著『耶穌比宗教大』啟示出版社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