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01靈修小品

奇怪的是,我的新學校反倒充滿接納與愛氛圍,沒人在乎你是否真的是基督徒。如果你在那邊跟人家說自己是基督徒,並不會為你的人際關係加分――反倒有可能被扣分。正是那種氣氛吸引了我。高年級時,我也成了宿舍助理――這代表我成了照顧宿舍同學的「爹」。要是你忘了帶鑰匙,我得幫你開門;要是你違反規定,我得記你點(還好這種情況不多);如果你有情感或課業問題,我得輔導你。每天處理同學的事,讓我慢慢瞭解他們對神、對耶穌、對宗教、對基督徒的看法是什麼。

在此同時,令我不斷感到訝異的是:大多數大學生都很不了解耶穌。我常聽人說「我才不跟隨耶穌,我還想繼續喝啤酒咧!」、「我幹嘛要愛耶穌,他恨同志!」,每當我聽到這些,我總會愣一下,心想:這怎麼回是?我愛耶穌,但我還是照喝啤酒,也不恨同志啊!我常問人家對耶穌的看法,其中最妙的一個是我棒球隊隊友說的:「我喜歡耶穌,也喜歡佛陀,我算是基督佛教徒吧。」聽到時我得費盡全力才不笑出來。基督佛教徒是怎樣?那不就像對乳糖過敏的起司愛好者嗎?

大學校園是個很歡樂的地方,學生大多都沒什麼壓力,對任何事都提出質疑,成天跟朋友膩在一起。不過,大多數學校也都有陰暗面,身為宿舍助理我常會看到同輩的人有多少煩惱。學生常會做出錯誤決定、受到感情傷害,或是遭遇其他痛苦。

這些痛苦都被隱藏起來了,大一就被強暴的女生,或是厭惡自我、深陷憂鬱的男生,在大堂討論課時,全都把傷痛隱藏起來,表現得若無其事。這也難怪,人想證明自己的能力時,才不會露出脆弱的一面。可是,等他們受了一天挫折,遍體鱗傷地回到宿舍,他們的痛苦便清清楚楚地呈現出來。這時,他們願意坦承自己過得並不好、覺得空虛,更迫切地期待、渴望、追尋著什麼。

有個朋友的姐姐只因為告訴家人她是同性戀,全家人就疏遠她,因為老爸「不想要有個同性戀女兒」;另一個朋友說她討厭自己,因為她把處子之身給了前男友,而她甚至從沒跟人說過她交過這個男友;還有一個朋友是課業、家庭兩頭燒,因為她父親棄家而去,母親又得工作,年幼的妹妹只能由她負責照顧。

我親眼看到許多同輩喝個爛醉,甚至自殺――要不是救護車及時趕到,他們就這樣真的沒命了。

我不禁在想:我跟他們有什麼不一樣嗎?不過兩年前,我也曾與憂鬱奮鬥,也曾想要自殺,對自己浮濫約會感到罪惡、羞恥。我大一那年狂喝啤酒、成天跟女生廝混,彷彿整個世界是為了取悅我而存在,我自我中心,只想到自己,從沒想過要逃離這些情緒、心理、靈性上的傷害,任由靈魂被它們摧殘。然而在內心深處,我其實是個嚇壞的小男孩,對生命充滿不安全感,只期盼有人對我說「我夠好」就可以了。

當然,我們沒有人願意坦白承認自己就是這樣,在我十九年的生涯中,我也從沒承認過,可是實情難道不是如此嗎?我們所作的一切,不都是為了尋求肯定?我這代人是最孤單、最沒安全感的一代,為了知道自己被愛,我們甚至願意犧牲一切。

但大家不知道的是:我們其實都被深深愛著。

本文摘自傑弗森˙貝斯齊所著『耶穌比宗教大』啟示出版社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