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23靈修小品

不要誤會,這不是為了要讓長執會裡充滿跟我看法相近的人。記得,我們並不是以多取勝,若非在合一裡行動,我們就不會有任何動作。更確切地說,我們是從這當中明白了全職長執與帶職長執人數平衡的重要性。雖然我們也沒有硬性規定要達到精準的五五比,但我們發現,同時擁有來自教會內和教會外的觀點,這是非常有義的。

蒙福教會的關鍵

在全職長執和帶職長執的人數平衡中蘊含著智慧,同時擁有來自教會內和教會外的觀點,這是非常有益的。
「人心懷藏謀略,好像深水,唯明哲人才能汲引出來。」 (箴言二十章5節)
為了一些的實際考量,有兩個特別的角色只能由帶職長執來扮演。
第一,酌量我的薪資。因為我負責教會的運作,要管理所有的同工,所以讓同工參與制定我的薪資,是尷尬且不合宜的。而且我也負責制定同工的薪資,若同工能反過來制定我的薪水,會帶給彼此明顯的利益衝突。所以在我教會,帶職長執也有薪資管理委員會的功能,他們使用最完整的對照表及全國性的調查,以確保我們的薪資條件符合美國國稅局的所有規定。
第二,其中有兩位帶職長執特別被委派來看顧我。
分別是我先前引用他所分享的史提夫•杜林及葛蘭•羅希(Gayland Lawshe),他們是被神任命、也經過我允許來監管我和家人身、心、靈的健康狀況,他們實際且真切地督責,是我最寶貴的資源。
每隔一段時間,史提夫•葛蘭和我會一起吃午餐或喝咖啡,然後他們就會開始問這類似的問題:
  • 「你最近好嗎?真的嗎?」
  • 「你有足夠休息嗎?運動呢?」
  • 「你和黛比的關係如何?你們上次約會是什麼時候?」
  • 「你的壓力程度如何?」
  • 「你有沒有把其他人可以做的事情交出去,讓自己專心做只有你能做的事?」
  • 「你有多少次出差服事?你每個月接受幾場講道的邀約?」
  • 「讓我看看你的行程表!」
以下是史提夫對於他這個角色所做的描述(跟我之前所引用的分享是同一場):
如果主任牧師不健康,教會也很難健康。我相信我在Gateway教會最關心的就是羅伯特牧師和他家人的健康與幸福。這是我的負擔,我主要的任務就是確保他和家人能被鼓勵、被堅固、被祝福、被保護,以及被照顧;我的工作並不是要確保羅伯特牧師不會犯錯,那是聖靈的工作,我的工作是保護他,托住他的雙臂,成為他的盾牌。這是我的職責、我的負擔、我的呼召。
這就是督責和看顧,是每一位主任牧師都需要的。(但很遺憾地,並不是每位牧師都願意接受。)然而,這個角色並不適合由主任牧師底下的同工來擔任,還是要由帶職長執來負責較為理想。但他必須要在這事上領受到神的呼召,因為主任牧師需要極透明的敞開自己,也就是必須高度地信任這一位長執。

使徒性長執

第三類型的長執,在Gateway教會治理模式中扮演著相當重要的角色。這一種長執既不是教會的會友,請讓我們來解釋。
我全心相信地方教會應該要能按照其認為最合適的方式,自主且自由地服事所在的地區。然而,對教會而言,若有來自外部權威、可靠且客觀的建議,對教會的健康和發展是非常重要的。於是我們想出了一個聽起來很華麗的詞:跨地區督責,但我還是比較喜歡稱之為使徒性長執。
本文摘自羅伯特.莫里斯所著『蒙福教會』天恩出版社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