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09靈修小品

當然,健康的平衡只有在主任牧師與長執之間彼此尊榮、互相尊重的情況下才有可能發生,而主任牧師在這件事上扮演著重要的角色。他要經常帶領長執們一起進入神的同在,透過敬拜、禱告、團契、傳遞他心中的負擔,來營造一個彼此尊榮的環境。

在我們教會治理的模式中,教會日長的治理與同工的管理是由主任牧師負責指導,並交由他所委任的同工執行。當主任牧師是教會所有同工的單一領袖,並且代表長執會發聲,就能夠避免長執直接進入教會運作,所帶來的混亂與分裂。

主任牧師是長執會的主席,所以也算是其中的ㄧ位,但是身分比較特別,是長執會中的領袖。身為主席,我們需要負責預備會議與帶領會議,我也需要告知長執們所有重要的議案,以及確保他們清楚教會現在的方向。並且如同我先前所提到的,我們所有的會議都不是採多數決,而是需要全場一致通過。

在Gateway教會,長執從來不會過度管理,或是篡奪主任牧師的權柄來帶領教會,因為在這教會的組織章程內,有清楚的權責區分,長執們也不會越界。長執不會來干涉我的講道,但我總是非常渴望去聆聽聖靈向他們說了什麼。若他們察覺到教會中普遍有ㄧ些困難和需要,我當然會想要聽到他們來告訴我。

那麼,主任牧師有權限和限制嗎?在我們治理模式裡,主任牧師按著教會章程明定的範圍運作,並且由長執們定期審視。這樣的界線給了主任牧師兩個重要的保障――保護和督責(Accountability)。這兩個保障,就是那些想要把親朋好友都想要拉進長執會,以打造符合自己理想教會的牧師最想要丟掉的部分。

在我們治理的模式中,現任長執有權提名新的長執人選,我也擁有相同的權力。這名候選人得經過所有長執們的同意,這代表若有任何對這候選人有所顧慮,他都可以持反對意見。我總是銘記,有智慧的主任牧師所要尋找的長執,需要符合先前提過的長執特質,而不是只會附和自己的人。我對自己有足夠的認識,若我只找會附和自己的人成為長執,就是在剝奪自己被保護和督責的保障,而這個保障是每一位會犯錯的人都需要的。異象和呼召越大,需要的保護和督責就越大。

實際上,主任牧師所賦予的權限必須夠寬廣,使他有實質的權柄來帶領教會,包括在某些開放的職缺上聘任同工,或是在必要時釋放某個人離職。

當然,牧師和長執的決定,都需要禱告來尋求神的指引。越大的決定,就要花時間來尋求主,禱告應該被視為決策過程的一部分。並且,著重關係勝於一切,這將使會議中的議論中的辯論更有恩慈,也保有彼此意見相左的空間,卻不針鋒相對。

蒙福的治理:全職長執、帶職長執、使徒性長執

Gateway教會的治理方式,目前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層面尚未談到。實際上,我們的長執會裡面有三種類型的長執,有些是牧養團隊的牧者,也就是教會的員工;有些是會友,雖然在教會非常活躍,但並非教會員工。為了清楚簡潔的說明,我將這兩種類型的長執分別為全職長執和帶職長執。另外,還有一種類型的長執不是教會牧者也不是會友,之後我們會談得更多。

本文摘自羅伯特˙莫里斯所著『蒙福教會』天恩出版社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