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18靈修小品

民主政治的思維,可能以別種形式滲入毒害整個治理環境。舉例來說,教會中因為有各樣取向的團體,常見的狀況是,這些團體認為他們都應該要有一位代表進入長執會中。

請不要誤會我的意思,我很感恩美國能有代議制度,使我們能選出合適的人,在立法機構為我們的看法和價值觀發聲,但這並不適用於教會的治理。現今,我們生活在一個「認同政治」的時代,也就是許多人習慣將自己歸類於某一種(或數種)的弱勢群體中,總是害怕自己分不到那塊大餅,這樣的情形越來越多滲透進教會裡面。

牧師、長執經常收到來自_______(請自行填入空格:單身、老人、新手爸媽、單親、左撇子等弱勢團體)的抱怨,請求能夠派代表進入長執會,為他們發聲。這就是為什麼長執必須避免捲入這種模糊不清且容易造成分裂政治陷阱裡面。換句話說,長執不能讓自己被視為任何團體或派系的代表,也不能因著渴望而來的異象,關懷會眾,並盡所能地讓自己與牧師和其他長執之間的領受,能夠協調一致。

當然在過程中,也需要去傾聽會眾的擔憂和需求,但並不代表長執的首要責任是代表那群人發言。相反的,他的責任是代表長執會整體,來關懷和帶領會眾。同樣重要的,長執不能私底下在會議之外,操作ㄧ些容易引起分化的動作。例如以電話詢問其他長執的立場,或是為了某些地位,招待特定同工或長執用餐,只是為了拉攏自己支持的勢力。類似的政治行為,對事工運作都事極大的破壞。

一位健康的長執,不會反射性或經常性地質疑與不信任。他不會自詡為城牆上衛兵,或是單方面地認為自己是神派來的看門狗,以看守教會、監管教師、財務及其他事工。

健康的長執,應該是充滿愛心、充滿信心,擁有謙卑、正直的品格,以及一個僕人的心腸。當一位掌職已經無法在神裡面安息,無法信任神能透過牧師和其他長執的集體意見來動工,認為自己必須質疑所有人時,就顯示出這位長執已不適任教會治裡的角色。因為神是不會在分裂與不合一當中工作的。

蒙福的治理:牧者與長執領袖關係

這些年來,在和其他主任牧師的交談當中,常聽他們提起一個特定狀況,而且情形都非常類似。故事大概是這樣的:
有一位成功企業家帶著他的家庭進入我們教會,且立即為教會帶來ㄧ些建設性的幫助,不僅在財務上慷慨且忠心地奉獻,也投入了他的時間和精力,他肯定非常愛教會和愛我這個牧師,我了解他,在這幾年間,我們也建立了不錯的關係。

我越來越確信,這個人絕對是當教會長執的最佳人選。他懂財務,也懂組織成長,而且他是我最死忠的粉絲啊!然而當我ㄧ任命他為長執,這位最好的朋友和支持者突然就變成了另外ㄧ個人。一夕之間,我的支持者竟然變成了我的敵人,他質疑我所做的每件事情、反對我所有的提案。昨日還是忠心的拉布拉多,今日成了ㄧ隻鬥牛犬。

當我在牧者特會分享時,我描述了剛才判若兩人的情形,並詢問在場的牧者是否曾經感同身受,結果幾乎每一位牧者都將手舉起。令人難過的是,許多牧者都懼怕長執會,且有非常多牧者認為這些遭遇,是他們牧會生涯中最糟糕部分。

本文摘自羅伯特˙莫里斯所著『蒙福教會』天恩出版社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