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21靈修小品

權力從何而來?如同之前提過的,權力從神而來,然而,祂已將責任和權力分賜給牧師和長執領袖。(譯註:原文為elder,本書翻譯為長執領袖或長執,已適用於華人教會治理體系,泛指教會中核心的決策團隊。)那麼在Gateway教會,這是如何運作呢?

我們將主任牧師視為長執領袖的成員之一,他擔任了一個特別的角色,換句話說,主任牧師是長執領袖之首。但讓關係和諧平衡的重要關係,是團隊每一位成員,都在謙卑的靈中彼此順服。在Gateway教會,長執領袖們各自順服於我,因為我是他們牧者,但以整體而言,我也要順服於整個長執領袖團隊。(接下來我一一說明,如何實際運作這些概念。)

在牧者與長執之間,我們有一個顛覆傳統的做法。大多數的美國教會是以民主的型態運作,也就是採多數決。在大部分教會的長執會裡,如果一個提案可以擁有50%以上的支持率,那麼就會通過這個提案。但在Gateway教會,我們很早就決定要在合一裡行動,否則寧可不要有任何動作,換句話說,所有的提案都必須全場一致通過才行。

你可能正在想:羅伯特,你的意思是告訴我,只有一位不配合的長執領袖,就可以阻擋你和所有長執團隊都認為是神所啟示的絕佳提案?

是的,這就是我的意思。我相信神的靈能夠引導房間裡的每一個人,如果我不認為他們夠成熟,並看重神的話且能聆聽神的聲音,他們就不會被選為長執領袖。(我會在<健康的長執領袖>一章中更多分享細節)。如果不能全數通過某個提案,我們會把這當作一個需要更多禱告尋求神的指標。提案可能本身很好,但時機還不洽當;或者,可能神在轉彎之後,為我們預備好了更好的計畫。

身為一個主任牧師,我在教會領導上並非被動,我仍然會帶領教會的異象,但若長執會沒有全數同意我的提案,我有隨時預備好完全順服。

這代表當我去開長執會議時,我必須先領受教會的方向、價值觀和初步行動,並能夠清楚且毫不心虛的說:「我相信神這麼說。」同時,也必須完全對我的領受保持敞開交託的態度。在會議時,我不能帶著「大家聽著,我領受神要我們去做這些事,除非你能夠說服我,否則我不會輕言放棄」的態度;我更不能說「因為我是從神領受,所以沒有討論空間或不能有其他意見。」

敞開的領導方式,是說:「大家,我想我從神領受了這個,但是讓我們一禱告討論,看看你是否同意。」最終可能我們會決議這的確是從神領受的,但現在來不是對的時機;或是我們覺得,神的旨意可能比我所想得更寬廣或更聚焦。

說了這麼多,其實我們的方式很簡單,就是:合一的尋求神。

在這種模式裡,我確實是在領導,但不專權,而且若我的心態正確,在團隊裡沒有完全達到合一時,我會選擇順服。

你會問:「羅伯特在Gateway教會曾發生過嗎?」

當然有,但是很少。我們教會中曾發過幾次,因為成員發自內心對於提案有所顧慮,而讓決議暫緩、或是順從長執會的決定。事實上長執會裡的成員,對於同一個議題也偶而會有不同的看法,然而因著全數同意才會執行的原則,讓每一位成員都非常的謹慎、縝密地使用他們的否決權。也因此,的確曾發生過其他成員都同意時,仍有一位成員持保留態度的狀況。但除非他強烈地認為有此必要,不然他會順服,以維持長執會的平衡。同時,每一位成員都清楚的知道,即便自己的看法可能與其他相左,大家還是期待這些建議能夠被提出來,並看重這些建議。

本文摘自羅伯特.莫里斯所著『蒙福教會』天恩出版社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