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23靈修小品

約翰知道在他裡面並不是一顆雇工的心,他愛羊群,也相信自己願意預備好要為羊群捨命。實際上,這就是為什麼他會對長執會不斷的阻擾感到如此受挫。不論內心是否如此,他都被對待如同雇工,因為教會治理的架構使他只能做一個受雇的。

數年之後情況愈發惡化,終於約翰覺得受夠了,他決定出走,從這個認識了一輩子的宗派中獨立出來。他尋找附近合適的地點,打算一開始一間自己的教會。他對這個宗派的教義並沒有任何反對,只是不願意繼續在這樣的組織架構中擔任牧職。

在這些痛苦挫折中,約翰做了一個偏激的內在誓言:「當我們擁有自己的教會時,絕不會再讓一群、古板、封閉、愛唱反調和思想落伍的人來掌控我帶領教會及落實異象的能力。」

當時候到了,他辭去牧職,在一所高中的餐廳開始了新事工,他也真的實踐了誓言,建立了「他的」教會――一個非營利組織。為了符合法律需求,由他的妻子、一位熟識牧師朋友,和一些仰慕他的成功企業家,來擔任董事會成員。

約翰的異象角力戰終於結束了,董事會中沒有異議,全心支持所有約翰要做的,他終於能自主了。這是我們兩種不同治理型態教會得第二間。

這份新工作成長快速,就如同約翰所預期的。在增長初期,約翰覺得自己美夢成真了,他真的建立了一間完全符合自己異象的教會,所有的計畫、行動、開支,都是按著他的期待決定。當然,約翰也盡其所能地跟隨主的引導來帶領教會,但當他認為自己聽見屬天的啟示後,便不需要再與其他人一起察驗和確認方向。而同工數量的快數增長,也未曾帶給約翰任何挑戰,因為在同工會中,若有議題需要討論,當約翰打出「神告訴我要怎麼做」的這張王牌時,討論就會結束。

按著律法對非營利組織的要求,董事會須每年召開,這些會議通常只是輕鬆的團契交流,僅花少部分的時間來「提議」和「覆議」,以認可先前年度會議記錄,並通過今年的財務報告。在會議進行時,約翰偶而會叫起成員聽聽他們的建議並納入考量,然後按著他認為最佳方式進行。

在教會早期,這樣的運作方式看起來是完美的,但隨著會眾增長、預算增加、組織的需要變得多元、問題也越來越複雜、風險攀升,錯誤決定所帶來的負面影響,也將對教會造成更劇烈的衝擊。

最終,即便有良好的動機,約翰也將教會帶向了毀滅。一開始,約翰身邊的人還會謙和地對他的看法提出意見,但最後,再也沒有人有位分和立場,能給約翰的事工提出有意義的諫言了。

結果就是,大批會眾離開教會,教會在社區裡的名聲也一敗塗地。

在你開始猜約翰到底是誰之前,我要告訴你,約翰其實是這些年來我所見過的許多牧師的綜合寫照。這說明了我要傳達的一個事實:現今大多數的牧者或傳道人,經常在授權和督責(這是教會治理的重要因素及產物)兩者之間無法平衡。換句話說,大部分教會的治理型態,不是傾向這一端,就是傾向另一端。約翰的故事並非特例,這提醒了我們從極端的一邊走向另一邊是非常可能發生的。

本文摘自羅伯特.莫里斯所著『蒙福教會』天恩出版社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