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05靈修小品

首先,要示範你服事的價值觀和方法給培育的領袖觀摩;接著,讓那些從中興起的領袖參與服事;最後,釋放他們、賦予他們權柄去服事,並維持督責與自主性之間的平衡。

這是我在Gateway教會興起領袖所努力仿效的方式,有時我稱之為鷹巢模式。我曾讀過,當雛鷹到了要學飛的時候,父母會開始漸漸強迫牠們離開窩巢,但這些初學者並非獨自摸索飛行,一開始,雛鷹會被逐出窩巢(或被食物引誘),然後有一隻老鷹在小鷹的旁邊陪著飛,以示範飛翔的秘訣。

我們知道老鷹們不會交談,但我可以想像,老鷹父母一邊飛一邊教導示範,會說:「用力拍打!現在你是否感覺氣流上升?伸展你的翅膀!怎麼樣?你會飛了!」

當自信增加,年輕的老鷹會開始練習沒有父母在旁的獨自飛行。最終,牠們都會成為能夠教導別人飛行的好手。

老鷹的例子告訴我們,訓練領袖的方法可以說是「把牠們逐出窩巢,然後在旁陪伴他們飛翔」。我賦予他們責任,但我不會丟下他們獨自去想辦法完成,一開始我會陪他們飛――示範我服事的方法、分享智慧、教練式的指導,並在需要的時候幫助他們。

這些年來,我觀察到這些未來的領袖,有些早就等不急要施展他們的翅膀;但有些極富恩賜的領袖,一開始是需要要被引誘出巢的;只有少部分是要需要被推一把的。

當中的關鍵是賦權(empowerment)與督責(accountability)之間的適切平衡,對許多領袖來說,要保持這種平衡的能力並非與生俱來。以我的經驗,大多數的領袖按其天生的性格,領導方式可歸類為以下三種型態:專權、放任、委任。

專權的人因過度掌控而失衡,他們的下屬因為不被信任,而沒有機會學習負責。專權者會過度掌管身邊的人的所有細節,導致真正的領袖無法在他們底下被興起和培養。

蒙福教會的關鍵

訓練領袖的方法可以說是「把他們逐出窩巢,然後在旁陪伴他們飛翔」。我賦予他們責任,但我不會丟下他門獨自去想辦法完成。

「你在許多見證人面前聽見我所教訓的,也要交託那忠心能教導別人的人。」(提摩太後書二章2節) 

放任則是另一種極端。他們賦予他人責任,卻不提供訓練、教導和示範以裝備對方成熟。這些有潛力的領袖被賦予責任,卻沒有從旁的協助與指導,如同被丟入池底深淵,被迫游泳,許多人最後溺水陣亡。

而健康的方式,就是「逐出窩巢、陪伴飛翔」的模式:委任。委任的意思是,在責任事務逐漸增加的同時,也伴隨著等量的督責與指導。

這是我帶領Gateway教會多年以來一直著重且積極持守的方式。而今日,這種賦權(成全)思維――授權與督責,已滲透在我們每一個組織架構的文化當中,甚至延伸到我們的會計制度。舉例來說,在Gateway教會,幾乎每位同工都有一筆能夠自由支配的預算:在財政年度的每一季,都有一筆不需徵求審核的指定額度。我們每個人都可以從各自的預算中支出,不需與其他人討論,這就是授權。

然而,會計部門會將所有人的花費製成報表,長老們可以看見我是如何花費這筆彈性預算,如同我也能看見我的助理是如何花費她的預算,這就是督責。

本文摘自羅伯特.莫里斯所著『蒙福教會』天恩出版社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