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27靈修小品

我羨慕Gateway教會的湯姆.連恩—-我的第二號。他真的知道自己被神呼召與裝備,為的是什麼,並竭盡所能地追求卓越。他研究他的角色、進行很深的思考,並禱告尋求。我相信他把他的職務,做到沒有幾個人可以想像得到的境界。如果他跌入了每個人都被呼召作主任牧師的謊言,那一切都不能發生。(不過其實,我們不是Gateway教會的第一號,我是第二號。第一號已經為我死而復活了。)

我可以保證若你對我說:「羅伯特牧師,你完全不是作敬拜主領的料。我愛你,但那真的不是你的恩賜。」我完全不會被冒犯。是的,帶領敬拜看起很好玩。帶領人進入神的同在,並且在神的同在裡被觸摸、被改變、成為越來越健全是很酷的,但我知道自己並沒有這部分的恩賜–無論在自然領域與屬靈領域裡都沒有。

所以,為什麼當你告訴某人他其實並不擅長講道,對方會感到受傷呢?講道也是一個恩賜。許多人認為如果他們非常努力,他們終究可以成為在講台上有啟發力、有影響力的傳道人。但真的沒那麼簡單。

沒有任何事比找到神所呼召你、所賦予你恩賜來全力以赴的那個位置更好。很多主任牧師掙扎、躊躇了許久,而我真的很討厭當那個打破美夢的人。但教會一直沒有好的成長,或許不是撒旦攔阻,有可能只是他們站錯了位置,有可能他們是全世界最棒的副牧師。喔!我們多希望看見所有信徒,都能夠在基督的身體裡找到神所呼召他們的位置!

在Gateway教會的這幾年裡,有許多過去曾經是主任牧師的牧者,加入了我們的團隊成為副牧師。他們有些人在過去當主任牧師時非常悲慘,但來到Gateway教會之後就開始興旺起來。(在第20章,我們將會分享如何透過充分授權促成這樣的景況。)

但這也不代表,所有副牧師都不是被呼召作主任牧師的。只是他們在進入這個長期的角色之前,會在一個季節裡被一個季節裡被訓練與裝備。舉例來說,在Gateway教會初期,我聘請的第一為全職同工叫做布雷迪‧伯伊德(Brady Boyd),他非常有恩賜。在Gateway教會的六年期間,他已擔任了部分的牧養工作,包括成為我們的第一個小組體系的牧者。他所有的服事也都非常出色。

後來,我很明顯的可以看出,布雷迪是被呼召作主任牧師的。事實上,在我們幾次的對話中,我比他更早發現這個事實。他在Gateway教會服事的最後幾年,我讓他在我們的主日崇拜裡講道。有一兩次,我連續四周都外出服事不能講道。雖然我們還有許多恩賜,並擅長講道的同工,但我還是讓布雷迪在我缺席的時候,代替我上台講道。

在那段時間裡,我並沒有和布雷迪提過,神已對我顯明他有成為主任牧師的強烈呼召,但我持續地刻意裝備他、預備他。

2007年,在科羅拉多(Colorado Springs)的一個非常有影響力的教會—新生命教會(New Life Church),因其德高望重的主任牧師在道德上的跌倒,使教會陷入了危機。最後負責尋找崇拜講員的同工群,向外尋求了一個牧者團隊的協助,這個團隊裡包括了吉米.艾米斯牧師,最後大家一致熱情地通過,讓布雷迪成為新生命教會的主任牧師。

本文摘自羅伯特.莫里斯所著『蒙福教會』天恩出版社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