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14靈修小品

如先前所提,我在格魯夫教會擔任牧養工作十六年,其中的十四年非常美好。事工也非常蒙福。但在最後兩年,我卻越來越不開心。教會並沒有做任何不一樣的事情,也沒有做任何不對的事,只是在最後那兩年,我個人的異象越來越清楚,而帶出的結果就是,我開始看見那些我無法再繼續忍受的事情。

我強調的是,並沒有什麼事情錯了,只是我在裡面看事情眼光不同了。格魯夫所做的ㄧ切,完美的符合奧倫˙葛理芬牧師的異象和熱情。事實上,神大大使用格魯夫教會作敬拜的先鋒,在全球掀起一波敬拜的復興浪潮。這當中有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因為奧倫牧師看見沒有生命、硬梆梆的敬拜,變成了教會的常態,而這樣的情況困擾著他。他忍受著毫無神同在的敬拜,直到他「再也忍無可忍」。

在格魯夫教會的最後兩年,神開始預備我的心。我蠢蠢欲動,想用不同的方式去作一些事。這並不代表我悖逆,只是代表我開始踏進神所為我預備的異象裡。我經歷了管家的原則,如同耶穌以沒有智慧的管家所做的比喻:

「倘若你們在別人的東西上不忠心,誰還把你們自己的東西給你們呢?」(路加福音十六章 12 節)

這原則很明顯的有另一層意思:如果你一直對別人的異象忠心,有一天你就會被託付屬於你自己的異象。我相信我一直非常忠心於神所託付交給他人的異象。因著我是一個忠心的管家,我即將被託付屬於我的異象。而當這個異象開始成形的時候,就點燃了我在內心不滿足的神聖之火。 

蒙福教會的關鍵
什麼樣的屬靈不公義影響著你?翻轉那個錯誤,就是你事工的異象。

「我默然無聲,連好話也不出口;我的愁苦就發動了,我的心在我裏面發熱。我默想的時候,火就燒起, 我便用舌頭說話。」(詩篇三十九篇 2∼3 節)

在Gateway教會成立並不斷增長中,我學習所謂的「再忍無可忍」。那些挫折和沮喪感,幫助我找到並定義了教會的終極異象。

舉例來說,建立教會之後,很快地,我發現自己無法忍受不去裝備會友投入事工的想法。我就是無法忍受!我不要一個教會的事工,只由講台上的牧者合傳道人來執行。我受不了一個教會的會友全是觀眾,然後把外展或佈道行動都發包出去,僅用財務的奉獻來表達對軟弱受傷之人的愛。因此身為一個全職的傳道人,我們將訓練裝備會友進入服事,視為最主要的工作。

相同的,我無法忍受不把人帶到與神更親密的境界。格魯夫教會其中一個我非常喜歡的異象和文化,就是從教會全體到個人,都非常看重神的同在。我知道Gateway教會一定要有這元素,但卻是用適合Gateway教會獨特呼召與命定的方式。

我曾短暫離開了這個重要的價值觀,而這經驗讓我學會看重神的同在勝過一切。教會創立初期,我希望在整個敬拜氛圍與聖靈運行的程度上,力道不要這麼強,好讓我們的崇拜能更「貼近」未信者。結果這樣調整沒有持續太久,因為我「受不了」了。

這個過程讓我更清楚地看見,先前我的假設性論點有漏洞的。為什麼?因為未信者事實上是被神的能力與同在所吸引,而非排擠。靈裡飢渴的人在尋找的,其實是一股比自己更強大、更真實,且能幫助他們改變的力量。

本文摘自羅伯特‧莫里斯所著『蒙福教會』天恩出版社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